搜索
重复经颅磁刺激(rTMS)治疗慢性紧张型头痛的初步研究
专栏:应用研究
发布日期:2020-03-16
阅读量:300
作者:尧利书
印度新德里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生理和神经学系由此做过一项TMS治疗CTTH的研究[3],初步探索了低频重复性TMS(rTMS)对CTTH疼痛状态的影响。rTMS组:使用8字型线圈拍,先测定阈值。
近期,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广大市民遵从防疫部署安排,长期足不出户,不管身体还是心理,难免会出现焦虑、抑郁、紧张等情绪,有可能会诱发慢性紧张型头痛(CTTH)

慢性紧张型头痛因其慢性症状的表现形式很容易被忽视,患者往往无法寻求专业的帮助。对于大多数CTTH患者而言,往往会自行用药以缓解症状。但长期使用药物也会使患者产生一些副作用,如胃炎和药物依赖性等。

众所周知,慢性疼痛与焦虑和抑郁密切相关,一种症状可能是导致另一种症状诱发的原因[1]。有研究发现使用阴极经颅直流电刺激能降低DLPFC的活性,而且焦虑/抑郁和疼痛水平发生了变化[2]。因此,神经调控技术通过抑制右前额叶皮层可能是调节疼痛网络和帮助缓解疼痛的潜在途径。



印度新德里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生理和神经学系由此做过一项TMS治疗CTTH的研究[3],初步探索了低频重复性TMS(rTMS)对CTTH疼痛状态的影响。在rTMS干预后1个月,进行评定。


材料与方法

这是一项单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的单盲研究,评估低频rTMS在CTTH预防中的作用。CTTH的诊断基于头痛障碍的国际分类-3,记录患者用药史,并继续实施护理标准。排除药物滥用的可能,所有病人都被要求保持头痛日记。

纳入标准:18-55岁、右利手的CTTH患者,有头痛病史,一个月内头痛超过15天,持续3个月或以上。记录病程、频率、严重程度、功能性残疾及相关症状,还记录了头痛治疗药物摄入量(表一)。

(表一)

30名患者随机分为rTMS组(n=15)和安慰剂组(n=15),随机(ST)、评估(BM)和分配(ReB)由不同的研究者完成。结果在20次治疗结束后四周确定。

rTMS组:使用8字型线圈拍,先测定阈值。刺激强度为110%的RMT,刺激部位在右侧前额叶背外侧区(RDLPFC)上,左拇指前5cm处。给予8个序列,每个序列150个脉冲,每序列间隔1分钟,持续26分钟52秒。共有1200个脉冲,一周5次,为期四周(20次)。

对照组:没有进行RMT测量,线圈被放置在垂直于RDLPFC并使用最小的刺激强度。因此,尽管病人听到了仪器发出的声音,但磁场并没有穿透头皮。记录患者在rTMS期间或治疗后的经过,以及在rTMS期间的任何不适或在刺激和随访期间的不良事件。

两组患者的基线数据未发现显著差异,如表二所示。

(表二

评估:主要指标为头痛数值评定量表(NRS)评分,伤害性曲屈反射阈值(NFR)。次要结果为使用McGill疼痛问卷(MPQ)8、疼痛信念问卷(PBQ)9、应对策略问卷(CSQ)10和头痛影响测试(HIT-6)11测量的疼痛评分变化。

结果

主观评估:
rTMS组头痛NRS评分由5(4,7)降至1(0,2)[中位数(四分位数范围)],安慰剂组头痛NRS评分由5(4,5)降至3.5(2,5)。rTMS组与安慰剂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01)。rTMS组HIT-6评分(P<0.001)、目前疼痛强度(P<0.001)、疼痛信念问卷(PBQ)、心理信念(P<0.001)、焦虑特质(P=0.01)也有显著性差异。McGill疼痛、WHO生活质量、应对策略问卷、器质性疼痛信念和焦虑状态的变化如表三所示。

(表三

客观评估:
安慰剂组NFR阈值由30(20,37)变为29(22,37),rTMS组NFR阈值由22(18,29)变为29(23,43)。比较两组NFR的变化,rTMS组内治疗前后有显著性差异(P=0.011)。


结论

NRS、HIT-6、McGill在疼痛强度、焦虑特征和心理疼痛信念有主观改善;NFR阈值的增加是疼痛状态改善的客观标志。

讨论

这项研究从主观和客观两方面反映了TMS对CTTH患者疼痛状态的有益影响。rTMS组的主观疼痛评定量表NRS和HIT-6评分的改善,表明低频rTMS对RDLPFC有镇痛作用。在本研究中,rTMS组的当前疼痛强度(McGill问卷)有显著改善,在焦虑特质和心理疼痛信念的测试问卷上也有显著改善。

但此项研究还有以下局限:对于伪刺激,线圈的位置和强度发生了变化,并且使用表面标志物来定位DLPFC,定位不够精准;而且也不能排除rTMS组有较大安慰剂效应的可能。

因此,这项样本量有限的初步研究结果表明,低频rTMS刺激RDLPFC可能对CTTH患者有镇痛作用,头痛减少对日常生活的影响表现为焦虑特质和心理痛苦的降低。为了解rTMS治疗慢性紧张性头痛的确切作用机制,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实这项初步发现。

参考文献:

[1] Woo AK.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Pain. Rev Pain 2010; 4 : 8-12.

[2] Sevel LS, Letzen JE, Staud R, Robinson ME. Interhemispheric 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 connectivity is associated with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pain sensitivity in healthy controls. Brain Connect 2016; 6 : 357-64.

[3] Indian J Med Res 150, July 2019, pp 73-80



推荐阅读:
> 首发丨2019冠状病毒病与相关神经精神疾病的神经调控康复
> TMS临床应用与最新研究进展汇总
>【TMS科普】经颅磁刺激的适应症和禁忌症


后台回复关键词了解更多干货:

如回复“抑郁”

获取TMS治疗抑郁症的相关文章


上一页:世界睡眠日丨TMS在睡眠障碍中的应用与研究汇总
下一页:首发丨2019冠状病毒病与相关神经精神疾病的神经调控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