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您的网站!
搜索
告别药物和微创手术,口面部疼痛治疗迎来曙光
专栏: 应用研究
发布日期: 2019-11-21
阅读量: 70
作者: 临床医学中心
来源: 应用研究
(刺激方案有所不同,见下表)即使研究方案有很大不同,但结果显示tDCS刺激M1区可以缓解疼痛,治疗耐受性良好,没有产生明显的不良反应。红色代表每个评估领域的高偏差风险、黄色不清楚风险和绿色低风险。
疼痛是一种复杂的病理生理过程,给人类带来了莫大的苦楚,人们对疼痛有一种莫名其妙、抓摸不到的感觉。


其中,口面部疼痛是一种常见的疼痛,有些会发展成慢性口面部疼痛。包括伤害性和神经性疾病,如颞下颌关节紊乱病(TMD)、三叉神经痛(TN)、疱疹后神经痛(PHN)、舌咽神经痛、非典型面部疼痛(AFP)和灼口综合征(BMS)等。


根据国际疼痛研究协会(IASP)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版(ICD-11):慢性原发性口面部疼痛指“口腔和面部每月至少15天、持续3个月以上的疼痛。”此外,还可根据患者前一年出现的口面部疼痛表型进行诊断。因其与心理因素及外周和中枢神经有关,使面部疼痛的治疗极具挑战性。



以三叉神经痛(TN)的治疗为例,目前主要是通过药物治疗微创手术,但这两种治疗方式都分别存在着一定的副作用和风险性。


上世纪90年代初,Tsubokawa等人[1,2]介绍了一种缓解慢性疼痛的替代方法:运动皮层刺激(mcs),即用颅内电极直接调节大脑活动。此后,mcs被用于治疗慢性疼痛综合征,包括慢性口面部疼痛障碍。但因其功效缺乏科学依据,具有侵入性且价格昂贵,限制了大规模的应用[3]

相比之下,经颅磁刺激(TMS)和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更安全、成本更低。有研究证明,它们可以缓解慢性疼痛。


一篇由美国密西西比医学中心大学编辑出版,发表在《PLOS ONE》上的研究,对TMS和tDCS治疗慢性口面部疼痛的疗效进行了系统评价。


 01  材料与方法


本研究自2018年3月开始,在MEDLINE,Scopus,Sci-Web,Cochrane,Embase,LILACS、BBO(巴西牙科图书馆)、Open Gray和Cinahl等数据库对18岁以上,临床诊断为神经病理性或伤害性的口面部疼痛患者,用TMS/tDCS进行干预,所有刺激方案都被纳入本次研究。


研究共检索了636例研究,合乎标准的有八个(四个TMS和四个tDCS)。主要结果是通过量表评估疼痛或不适、功能限制;次要结果为生活质量、对治疗的耐受、躯体感觉或电生理变化、不良反应、治疗期间或之后的不舒服影响等。


 02  结果


① 经颅磁刺激(TMS


以下四项研究,评估了rTMS在治疗神经性口面部疼痛(包括BMS、AFP和TN)方面的疗效。(见下表)



总的来说,TMS治疗在所有研究中耐受性良好,副作用轻微且可自我调控。
除了对疼痛的缓解, rTMS对生活质量及功能多态性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


② 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


在tDCS的四项研究中,其中三项评估了tDCS对肌筋膜TMD的影响,另一项评估了tDCS对神经性口面部疼痛,特别是典型三叉神经痛的患者的影响。不同的研究,方案有很大的差异。刺激方案有所不同,见下表)



即使研究方案有很大不同,但结果显示tDCS刺激M1区可以缓解疼痛,治疗耐受性良好,没有产生明显的不良反应。研究发现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头痛、颈部疼痛、头皮灼痛、头皮疼痛、刺痛、皮肤发红、困倦、注意力不集中和情绪变化。


③ 偏差风险和证据的质量


本综述所包括的研究在每个领域中进行偏倚风险评估:(见下表)



使用Cochrane手册5.1版中描述的协作“偏差风险”工具评估偏差风险。该工具包括五个偏向域:选择、性能、检测、损耗和发布,对每项研究的几个方法学参数进行评估,以确定偏倚的风险。



红色代表每个评估领域的高偏差风险、黄色不清楚风险和绿色低风险。

 03  结论


结果表明,rTMS治疗口面部疼痛具有一定的开发前景。虽然M1是传统疼痛治疗的刺激区域,但S2-和DLPFC-TMS的结果表明,这些区域可能是未来口面部疼痛研究的潜在神经调节靶点。另外,在M1区用tDCS也可有效缓解慢性口面部疼痛。


值得注意的是,因本综述大多采用的是小样本研究,有较高偏差风险,所以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以确定口面部疼痛的标准化治疗方案。



参考文献:

[1] Tsubokawa T, Katayama Y, Yamamoto T, Hirayama T, Koyama S. Chronic motor cortex stimulation for the treatment of central pain. Acta Neurochir Suppl (Wien). 1991; 52:137–9. Epub 1991/01/01. PMID: 1792954. 16.

[2] Tsubokawa T, Katayama Y, Yamamoto T, Hirayama T, Koyama S. Treatment of thalamic pain by chronic motor cortex stimulation. Pacing Clin Electrophysiol. 1991; 14(1):131–4. Epub 1991/01/01. https://doi.org/10.1111/j.1540-8159.1991.tb04058.x PMID: 1705329.

[3] Ferreira Natália R,Junqueira Ygor N,Corrêa Nathália B,Fonseca Estevão O,Brito Nathália B M,Menezes Thayná A,Magini Márcio,Fidalgo Tatiana K S,Ferreira Daniele M T P,de Lima Rodrigo L,Carvalho Antônio C,DosSantos Marcos F. The efficacy of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and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for chronic orofacial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J]. PloS one,2019,14(8).


以上内容由依瑞德临床医学中心翻译整理,有不足之处请指正,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疼痛治疗
原发性三叉神经痛:rTMS治疗的临床研究
FDA批准经颅磁刺激用于治疗偏头痛
经颅磁刺激治疗脑卒中后中枢神经痛研究进展
英文指南:经颅磁刺激治疗疼痛研究指南



后台回复关键词了解更多干货:

如回复“疼痛”

获取TMS治疗疼痛的相关文章





上一页: TBS治疗强迫症的初步研究
下一页: 最新研究丨皮质成对关联刺激(cPAS)对反应抑制障碍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