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您的网站!
搜索
嗜酒易怒怎么办?经颅磁刺激(TMS)来帮忙
专栏: 应用研究
发布日期: 2019-10-17
阅读量: 39
作者: 临床医学中心
来源: 应用研究
2.4 情绪重新评估图像类型(酒精,中性,阳性和阴性)与刺激(rTMS和假刺激)之间有明显的相互作用,随访分析显示,这种双向作用源于rTMS对双侧额上回正、阴性图像的重新评估对大脑活动的影响。
爱酒之人总把“小饮怡情,大饮伤身”挂在嘴边,但适量饮酒真的有益健康吗?


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的一篇文章显示,通过对195个国家饮酒数据和医疗卫生负担进行研究发现:酒没有安全剂量,喝一点也有害。


全球每年有280万人的死亡和酒精有关,中国男性饮酒死亡数量全球第一。如对酒精产生依赖,将很有可能导致交通事故、家庭暴力、人身攻击等一系列社会损害。


据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的数据显示,全球约有23700万男性及4600万女性患有酒精依赖综合征(ADS),中国人均年饮酒量为7.14升,成年人中重度饮酒者比率为22.6%。


调查显示,戒酒1年内复饮的危险因素与抑郁、不良的婚姻状态、家庭环境、较低的文化水平、日饮酒量大、日饮酒次数多等问题有关。

一项发表在《Frontiers in Psychiatry》杂志上的研究,通过高频(10Hz)重复经颅磁刺激(rTMS)刺激右侧前额叶皮层(DLPFC)可以降低酒精使用障碍(AUD)患者的情绪反应。


这项研究是第一个用假刺激和右DLPFC高频rTMS对AUD患者和HCs在情绪、再评估以及相关脑功能影响方面的研究。

 一、方法 


该研究是一项随机、单盲、假刺激对照实验,共纳入酒精使用障碍患者(AUD:39例)和健康对照(HCs:36例)。


AUD患者接受10Hz、110%MT的rTMS刺激右侧DLPFC,刺激5s,重复60串,HCs使用相同参数进行假刺激(rTMS线圈相对于颅骨倾斜90°)。


主要评估AUD患者和HCs在第一次(基线)刺激期间情绪调节和相关脑活性的差异,以及在第二次(rTMS刺激)刺激期间对渴望、情绪调节和相关脑活动的影响。


被纳入的AUD患者和HCs在年龄、性别、受教育年限、ERQ得分方面无统计学差异。接受真或假rTMS的受试者在问卷上初始也是没有统计学差异的。


然而,AUD患者在吸烟、抑郁(BDI)、焦虑(BAI)和述情障碍(TAS-20)方面显著异常,但没有纠正这些差异,因为众所周知,抑郁、焦虑和述情障碍在AUD患者中本来就是异常的,并且这些与情绪加工和再评价相关,因此对这些因素的校正可能导致假阴性的研究结果。(详情见下表)



 二、结果 

2.1 情绪加工与再评价


简单效应分析表明,rTMS能增强HCs对正性、中性图像的体验情绪,相反,能降低AUD患者对正性、中性和负性图像的体验情绪。


例如,在HCs中,与假刺激相比,rTMS真刺激后,对这些正性图像的反应的情感体验更为积极;而在AUD患者中,对正性图像的情感体验积极度有所降低;


而中性和阴性图像的简单效应分析显示,相对于假刺激,在HCs中,rTMS显著增加了中性图像的积极体验情绪,但在AUD患者中则没有此现象。


最后,rTMS不影响HCs对负性图片的体验情绪,却能抑制AUD患者因负面图像产生的负面情绪。(详情见下图1)




图1 rTMS对情绪的影响。显示了rTMS和假刺激对酒精(A)、中性(B)、正(C)和负(D)图像反应所产生情绪的不同影响。50代表“中性”的经历的情绪,条形代表估计的边际均值。 


2.2 渴望


rTMS刺激对AUD和HCs的渴望随着时间变化均没有显著影响,因此实验结果未支持我们前期rTMS会降低渴求水平的假设。(详情见下图2)


图2 显示了前额叶内情绪(酒精,中性,积极,消极)和刺激(rTMS,假)之间的趋势显着相互作用。(A)显示在双侧前额上回中相互作用的位置;(B)显示基于提取的beta权重的右上前额回中峰值的交互作用。


2.3 功能磁共振成像


研究显示,AUD和HCs组与在右侧DLPFC刺激之间存在显著的双向交互作用,相对于AUD组的假刺激, rTMS后右侧DLPFC大脑活动减少。情绪和图像类型分组没有显示出显著效果。



图3 rTMS对情绪加工过程中大脑活动的影响。(A)较冷的颜色表示前额叶背外侧皮层(DLPFC)中的大脑活动,由于rTMS相对于AUD患者中的假刺激,其活动有所减少;较热的颜色表示相对于AUD患者中的假刺激,rTMS刺激而增加。(B)显示了rTMS和假刺激对AUD患者和HCs中右DLPFC活性的影响。

2.4 情绪重新评估


图像类型(酒精,中性,阳性和阴性)与刺激(rTMS和假刺激)之间有明显的相互作用,随访分析显示,这种双向作用源于rTMS对双侧额上回正、阴性图像的重新评估对大脑活动的影响。


相对于假刺激,rTMS刺激降低了额叶上回的活动,增加了这一区域对正面图像的反应(见图4)。



图4  rTMS和假刺激组对渴望的影响。(rTMS,假刺激)与 [(AUD),(HCs)]之间的相互作用。


 三、讨论 


这项研究,是在酒精使用障碍患者(AUD)和健康对照者(HCs)中,用高频 rTMS刺激右侧DLPFC观察患者的情绪处理,再评估以及相关脑功能的影响,研究发现rTMS减少了AUD患者对阳性和阴性图像的自我情绪体验,而对HCs中性和阳性图像则增加了情绪反应。


研究表明,rTMS对AUD患者的情绪影响,可能与减少情绪刺激、压力而导致的渴望和复发有关,以前有研究也支持这一解释。

文章出处:

Jansen Jochem M,van den Heuvel Odile A,van der Werf Ysbrand D,de Wit Stella J,Veltman Dick J,van den Brink Wim,Goudriaan Anna E. The Effect of High-Frequency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on Emotion Processing, Reappraisal, and Craving in Alcohol Use Disorder Patients and Healthy Controls: A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Study.[J]. Frontiers in psychiatry,2019,10.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了解更多干货:

如回复“抑郁”

获取TMS治疗抑郁症的相关文章






上一页: 临床必看!TMS与fNIRS联合应用全解析
下一页: @赌瘾患者,TMS戒赌又有新进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