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您的网站!
搜索
经颅磁刺激治疗妊娠期抑郁症的安全性与有效性分析
专栏: 应用研究
发布日期: 2019-08-14
阅读量: 517
作者: 临床医学中心
来源: 应用研究
目前,已有文献报道孕妇用TMS成功治疗抑郁症,对胎儿没有副作用。

有调查数据显示,60%-80%的女性在孕期会有不同程度的抑郁情绪,近20%会发展为临床抑郁症,而孕期抑郁症严重影响孕妇的身心健康,并可能对婴幼儿情绪、智力发育、行为发展等产生不良影响。



一项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精神病学》(JAMA Psychiatry)的系统综述及荟萃分析【1】中,研究者将未经任何治疗的产前抑郁女性与无抑郁女性的后代进行比较研究,试图了解未经治疗的产前抑郁对新生儿的影响。结果显示,相比于非抑郁孕妇,产前抑郁未经治疗者发生早产及婴儿低出生体重的风险分别升高56%和96%。


然而,基于上述结果,我们并不能说使用抗抑郁药就一定优于完全不治疗。证据显示,妊娠期使用抗抑郁药的某些风险幅度与此类似。相比而言,非药物治疗在妊娠期抑郁患者中的接受度可能更高,且还需要更多证据支持。 



经颅磁刺激技术(TMS)作为21世纪的四大脑科学技术之一,是一种非侵入性的物理治疗方法。近十年来,TMS一直被用于治疗抑郁症和其他精神和神经疾病的重要手段。


2008年,TMS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药物应答不佳的重性抑郁障碍(MDD)。2014年国际临床神经电生理联盟(IFCN)发布的TMS治疗指南【2】中“TMS治疗抑郁症”为A级推荐;2016年,美国发布了TMS治疗抑郁症的专家共识【3】,提出 TMS 可作为缓解抑郁症状的急性治疗手段。证据显示,TMS疗效显著且持久,安全性及耐受性良好。

 

抑郁症孕期患者为特殊人群,在治疗过程过首要考虑的是TMS对胎儿的影响。根据物理模型计算得知,TMS刺激线圈与颅骨的距离直接影响磁场的大小,刺激线圈拍表面的磁场强度最大,磁场强度随着距离线圈拍的距离呈指数衰减。所以刺激线圈离靶点越远,磁场越弱。


磁场强度随距离呈指数快速衰减

数据来源:华中科技大学国家脉冲强磁场科学中心


一般刺激头部的磁场不会对胎儿产生直接的作用。目前,已有文献报道孕妇用TMS成功治疗抑郁症,对胎儿没有副作用。不推荐刺激孕妇腰椎或腹部。2009年TMS安全指南【4】指出,如果必须使用TMS,尽量使刺激线圈保持与腹部的距离大于0.7米。 

 

TMS治疗妊娠期抑郁症的应用研究

有研究者【5】对妊娠15周的抑郁症患者每次以频率1Hz刺激患者右侧颞叶、总刺激1200 个脉冲施行TMS刺激,共15 次。治疗后其抑郁症状(情绪低落、自责、对周围事物无兴趣、觉得活着无意思,烦躁不安等)明显改善,且每日睡眠也明显改善,后又分别在妊娠26周和妊娠37周时再次施行同首次治疗相同刺激参数的TMS治疗共15 次,治疗后患者病情稳定,妊娠41周后患者顺产一健康男婴。该病例使用rTMS 对孕期抑郁症患者的成功治疗,增加了对孕期抑郁症患者处理的可供选择的新方法。

 

Sayar等【6】研究了30例抑郁孕妇接受左前额叶皮层rTMS治疗,每周6天,周一至周六连续3周。rTMS强度设置为100%MT,25Hz,持续2秒,每隔30秒进行20次刺激。治疗后,有41.4%的人表现出明显的情绪改善,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评分下降了50%以上。此外,20.7%的患者获得缓解(HAMD评分<8),34.5%的患者获得部分缓解,rTMS治疗耐受性良好,无明显不良反应。本研究为rTMS治疗妊娠期抑郁症的抗抑郁作用提供了有利的证据。


2019年最新的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中【7】,22名妊娠中期或晚期重度抑郁症患者被随机分为TMS组 (n=11)和假性TMS (n=11)。受试者以1Hz的频率接受右侧背外侧前额皮质的20次TMS刺激,每次900个脉冲,100%MT。结果显示,与假刺激组相比,TMS组汉密尔顿抑郁评定量表(HDRS-17)得分显著降低(p=0.003),有效率为81.82%,假刺激组有效率为45.45% (p=0.088)。这项研究再次有利的证明了妊娠期经颅磁刺激的有效性。

 

目前关于TMS治疗抑郁症的有效性已经得到足够的证据支持。然而针对妊娠期抑郁症患者这一特殊的人群,其安全性未来仍需要进一步的多中心实验去验证,期望在这一领域得到更加规范化的治疗,帮助到更多患有抑郁症的孕妈妈。

 

 以上内容由依瑞德临床医学中心整理,有不足之处请指正,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考文献:

1Jarde A,et al.Neonatal Outcomes in Women With Untreated Antenatal Depression Compared With Women Without Depress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AMA Psychiatry. 2016 Aug 1;73(8):826-37.

2Lefaucheur JP,et al.Evidence-based guidelines on the therapeutic use of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rTMS).Clin Neurophysiol. 2014 Nov;125(11):2150-2206.

3Perera T,et al.The Clinical TMS Society Consensus Review and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s for TMS Therapy for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Brain Stimul. 2016 May-Jun;9(3):336-346.

4Rossi S,Hallett M,et al.Safety, ethical considerations, and application guidelines for the use of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in clinical practice and research.Clinical Neurophysiology (2009).

5】杨晓蓉等.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妊娠合并抑郁症.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10 10 月 第26 卷 第10 

6Hızlı Sayar G,et al.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during pregnancy.Arch Womens Ment Health. 2014 Aug;17(4):311-5.

7Kim DR,et al.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in pregnant women with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Brain Stimulation.2019.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了解更多干货:

如回复“抑郁”

获取TMS治疗抑郁症的相关文章





上一页: 不再做疼痛的“忍者”——经颅磁刺激治疗
下一页: 循证医学证据|经颅磁刺激(TMS)治疗广泛性焦虑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