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您的网站!
搜索
【深度热点】互助献血全面叫停,血荒之殇如何能止?
专栏: 行业资讯
发布日期: 2018-05-31
阅读量: 1883
作者: 临床医学中心
来源: 行业资讯
从2018年的4月1日开始,互助献血取消,许多生命可能就真的只能寄希望于一次陌生人的善意了。

1527751346362015920.jpg


我们常常会被电视和小说欺骗。无聊和斑驳的现实常常让人不自觉的将最好的东西都装饰进拟态环境里,然后那些还没有被现实扇过巴掌的人可能就真的相信这种“拟态”即为真实。

比如我们可能真的相信这世上真的存在绝对完美的伴侣,绝地反转的人生,还有亲戚或者爱人会在你性命垂危之际一撸袖子:“医生,用我的血!”然而现实往往会给你一记绝杀。


现代医学证明,直系亲属间输血可能会发生十分严重的输血反应,称为输血相关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虽然这种输血反应的发生率并不高,但一旦出现,死亡率高达99.9%。而丈夫也同样不能给妻子输血,即使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而且血型一致。因为如果妻子接受丈夫学业后,体内会产生针对其血型抗原的抗体,一旦怀孕抗体可达胎儿体内,胎儿就可能会发生新生儿溶血病。

2009年,个别城市开始出现血荒,一年后情况加剧,为了解决临床急救用血的需要,为了解决无偿献血量不足的现实问题,就这样,“互助献血”诞生了,它成为了献血相关法律、法规认定的无偿献血的形式之一。互助献血的指向性和目的性十分明确,献血者与用血者之间通常具备直接的亲戚、朋友、同事、邻居等关系或某些间接的社会关系。该献血者通常视为属于紧急招募的献血者,当无偿献血者严重匮乏的时候,互助献血可以起到迅速动员献血者的作用,从而缓解供血不足的状况。简单的来说,在血库紧张的情况下,给钱也不会有血来救急,需要找个人去献了血拿到证明才能用血,当然,有时候即使患者及其家属手中有满满一叠的献血证,作为一刀切的幸存者,没有血用依然是没有血可以用。

1527751264421084805.jpg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互助献血是变了味的。在一些地方,提倡互助献血变成了强制互助献血。患者通常被要求必须事前联系好亲戚朋友,献够一定数量的血,才能够排期手术。于是,一种处于灰色地带的新兴职业出现了——“血头”,他们借助互助献血的名义,安排卖血者假扮患者亲友有偿献血,然后高价卖给患者从中赚取差价,“互助”变成了交易。虽然有关部门对此严厉打击,但却很难甄别互助献血人与患者之间的关系,无法判别真假。其实对于互助献血,世界卫生组织(WHO)早有明确警示——当一个国家的互助献血占无偿献血比例大于5%时,就存在着血液非法买卖的风险。

也正是因为上述这些原因,2018年331日,国家卫计委全面取消了互助献血,也就是说,我国几乎所有医疗机构的临床用血将全部来自于公众自愿自发的无偿献血。

北京作为首都城市,意味着它比其它地区更早的踏入到了没有互助献血的阵痛期。北京市卫计委和北京市红十字会出台的京卫医【2018】27号文件中规定,从2018210日起,北京市将全面取消互助献血。最为尴尬的是,2018年的210日正是春节放假的前一周,虽然政府考量是觉得届时大量人口将离开北京回家过年,医院的手术量和相应献血量都会下降,但政府没有考虑到的是,北京作为医疗资源可能最为完备的地区,聚集着全国数量最多的血液病患者,而无偿献血的主力军们,包括外来务工人员和大学生,也如他们所说早已休假返回家乡,他们的献血量几乎占到了北京献血总量的80%以上。

于是,不可避免的,血荒出现了。作为血液病患者最不可或缺的成分血,血小板严重短缺成为了这场血荒中最严重的问题。由于公众普及率不高还有捐献形式的差异,无偿献血中,选择单采血小板的人数本来就十分有限,再加上血小板的保存期限最长只有五天,无法大量囤积,所以血小板不足也一直是一种常态。为了解决这次大危机,在个别医院,院内互助出现了,很多医生护士自发为患者献血,但这次的优先等级的评价标准是谁的病情更重,谁才能够更快的用到院内互助的血小板。

1527751264421030031.jpg

反观过去,再想想已经到来的没有“互助献血”的新的未来,我们不禁思索,为什么中国的无偿献血会推行的如此艰难。毕竟从2018年的41日开始,许多生命可能就真的只能寄希望于一次陌生人的善意了。危机没有到来之时,作为凡人的我们可能根本不会在意那枚致命的陨石到底砸到了谁的头上,可当它真的落到我们自己头上的那一刻,我们却已经没有机会重来了。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去了解关注无偿献血,并拿出信任和善意,毕竟这才是拯救危机的唯一办法。

依瑞德将为您持续关注医疗行业的更多热点,希望我们都能为中国医疗的全面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了解更多干货:

如回复“抑郁”

获取TMS治疗抑郁症的相关文章




上一页: 重磅!经颅磁刺激(TMS)作为关键技术入选​国家精神医学中心设置标准
下一页: 2018上半年中国脑计划到底发展到了怎样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