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您的网站!
搜索
依瑞德经颅磁刺激仪开展戒酒康复治疗矫正项目疗效显著引发多方关注
专栏: 公司新闻
发布日期: 2015-07-06
阅读量: 2608
来源: 公司新闻

    依瑞德与北大六院及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联合开展的戒酒康复治疗矫正项目取得显著效果,引发诸多媒体关注。下文为人民网、 法治中国、网易等媒体的原文转载。


1498466541180062024.jpg


     近日,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引入国际前沿技术—经颅磁刺激术,对具有酒瘾的醉驾服刑人员开展戒酒矫治工作。通过对醉驾服刑人员大脑皮层的刺激,达到降低其对酒精的渴求,实现对醉驾司机的生理矫治。据了解,这在国内政法系统尚属首创。

    4月中旬以来,40多名有酒瘾的醉驾服刑人员接受了这一矫治方式,其中53%左右的人员对酒精出现明显的“无感”。昨天上午,京华时报记者来到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对这项酒瘾矫治技术进行探访。
                                     

   矫治现场    利用强磁场刺激大脑皮层

20150706161150.jpg

  

    昨天上午9点40分,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生物反馈治疗室内,5名醉驾服刑人员正在接受经颅磁刺激仪的刺激治疗。房间内的5台经颅磁刺激仪分别由电脑和磁场刺激仪组成,其中,磁场刺激仪和家用洗衣机差不多大小,电脑用来操作刺激仪进行工作。5名服刑人员每人头部的左上方都放有一个蓝色操作手柄。

    “怎么样?这个强度可以承受吗?”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心理咨询师李洋将操作手柄放在醉驾服刑人员小蒋的头部左上方,在调整强度的同时询问其感受。“每次服刑人员的身体承受情况都不一样,所以开始矫治前都要进行强度测试。”李洋解释说。
    找到合适的强度后,小蒋开始矫治。“没什么不舒服,只是觉得头部和左手有轻微震动。”小蒋清晰地描述身体的感觉。
     “操作手柄内的线圈产生强磁场,刺激人体的左前额叶背外侧,达到干预大脑皮层,从而降低酒瘾人员生理上对酒精的渴求。”李洋说,目前,经颅磁刺激仪是被各医院戒酒病房广泛使用的一种物理治疗仪器,原理是通过磁场对脑部的重复刺激,降低患者的酒瘾。所里今年4月引入这一技术,每周一至周五的上午都会安排这一刺激疗法,每次15至20分钟,一个疗程为4周。
    30岁出头的小蒋是今年6月进入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的,昨天是他接受经颅磁刺激疗程的最后一天。今年3月31日,小蒋因醉酒驾车肇事被刑拘。
    小蒋说,他每天都离不了酒,喝醉才罢休。“最多时喝1斤白酒、一扎啤酒。”入所后经测试显示他是个酒精成瘾者。
    “自从做了这个治疗后,我的睡眠明显改善,现在真没有喝酒的想法了。”小蒋说。
                 

“老婆,我再也不喝了”

20150706160531.jpg


    昨天是第二批14名酒瘾服刑人员结束经颅磁刺激疗程的日子,同时也是他们戒酒互助会“结业”的日子。如果说,经颅磁刺激仪是所里推出的从生理上降低醉驾服刑人员酒瘾的最新举措,那么戒酒互助会是所里从心理上戒断醉驾服刑人员酒瘾的“核心手段”,它是一种团体心理疗法。

    昨天上午,戒酒互助会除了服刑人员外,还有他们的部分家属。“为巩固治疗效果,所里特意破例安排这些服刑人员的家属来会见,而且是无障碍会见,他们可以和家人面对面沟通感情。”许拥华说。
    服刑人员和各自的家属一共20多人围坐一圈后,戒酒互助会开始了。主持戒酒互助会的除了民警,还有一名被称为马老师的志愿者。今年62岁的马老师曾有长达32年的“酒史”,最严重的时候他觉得生不如死,“喝死算了”。在加入戒酒互助会后,马老师已戒酒15年了。现在,所里每周两次的戒酒互助会活动,他如期赶到,为酒瘾人员上课。
    “你们的家属也来了,你们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吗?”一番开场白之后,马老师引导服刑人员表态。他的话音未落,个子高高的小高就站了起来。今年31岁的小高说,一直在喝酒的事情上很任性,每天要喝酒,喝得酩酊大醉、喝断片是经常的事。为了喝酒这件事,他和妻子吵架不断,但没有停过喝酒。今年2月18日(年三十)晚上9点30分左右,他在天通苑地区醉驾撞车,并出手打伤交警,后因危险驾驶罪和妨害公务罪被判拘役9个月。
    “在这里我认识到了喝酒的危害性,尤其是我已经有酒瘾了,它对我的家庭、家人、社会,还有我自己都带来太大的伤害了。”小高说着,突然转向坐在一旁的妻子,深深鞠了一个躬,说:“老婆,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喝了。”小高的妻子顿时流出眼泪,她说,小高的喝酒行为,对最亲近的人伤害最大,因此她希望小高“以后不再这样喝酒,真正把酒戒了”。
    活动结束,14人分别领到了一个结业证。“颁发结业证是为了鼓励他们继续保持戒酒的状态。”许拥华介绍说。

 矫治形式  
戒除酒瘾采取自愿原则

    “根据测试,在醉驾入刑的服刑人员中,大约3成人员有酒瘾。”李洋告诉记者,“醉驾入刑的司机,并不是每个人都要接受经颅磁刺激仪的治疗,只有其中经过量表测试和访谈,判断有酒瘾的服刑人员,在其愿意的基础上,免费为其使用这一矫治方式。”
    戒酒治疗,不是一定要做到一口酒都不喝,而是戒掉酒瘾。“醉驾服刑人员入所后一开始都不觉得嗜酒是病,有些醉驾后并没有发生交通事故却入刑的服刑人员尤其觉得自己委屈,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所具有的社会危害性。”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副所长许拥华介绍说。
    许拥华透露,针对酒精成瘾的醉驾服刑人员,所里于今年4月中旬引入属于国际上前沿技术的经颅磁刺激术,这在国内政法系统属于首创。就技术本身而言,它是一种无损伤的技术,是从生理上降低成瘾者对酒精的渴求。试点以来,所里已有40多名有酒瘾的服刑人员接受了矫治,其中约53%的人员对酒精出现明显的渴求度的降低。
    不过,由于这些服刑人员刑期短,他们回归社会之后,如何继续保持戒酒,依然是一个难题,目前主要是通过戒酒互助会的形式,以互相督促和交流来坚定戒酒信心。“我们社会的酒文化,让大家不把酒精成瘾当作问题,治疗只是一个手段,重要的还是防患于未然。”许拥华说,今后,所里将加强与社会组织的合作,让戒酒实践基地不局限于服刑人员的治疗,还要发挥教育警示和持续帮教的作用。

 

专家观点:此方法国际上证实有效
    昨晚,北大六院睡眠医学科主任医师孙洪强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酒精成瘾是一种病,是一种慢性脑疾病,它需要长期的治疗。而过量饮酒或者酗酒给人体带来的危害是不言而喻的,其中包括容易引起肝损害、肝硬化、脂肪肝、酒精性心肌炎、慢性胰腺炎、肺水肿等多种并发症。对司机来说,饮酒后驾车最严重的危害是,司机的反应速度会变慢,因此加大危险,不仅是对自己,还有对他人的危害。

    作为和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合作进行经颅磁刺激术试点的项目负责人,孙洪强表示,利用经颅磁刺激术来降低心瘾,其中包括降低酒瘾,在国际上已证实有效。国内现在常用的方法有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和戒酒互助会等方式,经颅磁刺激术是目前采用的一种新方式。

   



上一页: “2015中国经颅磁刺激与调制技术国际研讨班”即将在武汉隆重召开
下一页: 依瑞德系列磁场刺激仪顺利通过YY0505-2012电磁兼容标准测试